首页 >>

“进校园”活动眼花缭乱 教育部研究落实中小学自主选择权

图片来源:摄图网

“小手牵大手”、“工作从娃娃抓起”,近年来成为党政机关、群团组织宣传工作的口头禅,于是,各种中小学“进校园”活动项目不断增加。

9月底,正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的某市自然资源局局长走进当地小学,拉开了“小手拉大手,创森进校园”系列活动的序幕。

与此同时,江西省九江市一所县城小学迎来了当地金融机构开展的“金融知识进校园”活动,向小学生们讲授个人征信知识。

“很多政府部门、群团组织有宣传职责,进厂矿、进社区,尤其是进学校,是他们履行职责比较惯用的方法。”浙江省湖州市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湖州市统计了近三年各类涉校非教学任务,仅市级层面就达到103项。

其中,有些“进校园”活动还隐藏着商业化的味道。今年4月15日,北京史家小学上了一节茶道兴趣课,主讲老师来自一家茶文化培训公司。10月初,一家瑜伽培训机构在官微发布了“关爱青少年,瑜伽进校园”活动,第一站来到了上海大学附属小学。

纷繁杂乱的“进校园”活动如果过多过滥,占用教师备课时间和学生上课时间,反而使学校疲于应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对中小学校开展各种活动实行准入制。教育部网站近日公布了对这份建议的答复称,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关于落实中小学办学自主权激发学校活力的意见》的文件,落实中小学对各项进校园活动的自主选择权,将在文件制定过程中综合考虑该建议。

进校园活动教师最累

江西省上饶市的一所县城小学,刚刚度过了忙乱的9月。在新学期的第一个月,这所小学的师生参加了包括2次演讲比赛、2次检查视察、2次慰问、2次培训讲座、2次主题宣誓、1次法律进校园、1次防控疏散演练在内的16场活动。

9月3日上午,当地县教育局局长到学校视察开学工作。9月6日,当地县纪委书记和一名县人大副主任来学校慰问全体教职员工。9月24日,当地街道办分管教育的副主任和一名街道关工委常务副主任送来了资助金,学校再次举行了仪式。3天后,当地市县两级红十字会领导到学校检查该校红十字会开展校园“五防五救”工作情况。

2018年底,这所小学成立了全县第一个校红十字会。今年以来,该校举行了3场培训讲座,其中一次,全体教职员工和学生家长都参加了培训。校红十字会还组织了校园环境整治活动,学校官微发布的照片中,十几名教师身披红丝带,在校园各个角落里打扫卫生。

教师往往是各类校园活动中最累的一群人。在这所县城小学的9月,青年教师们参加了1次入职宣誓和1次主题宣誓活动,以及1次推普活动主题演讲比赛、1次师德师风演讲比赛。校长其实更辛苦,在记者统计的这所小学9月全部16场活动中,校长参加了其中10场。

这样的场景发生在全国很多中小学校,山东省青岛市一名县初中校长告诉记者,一些进校园的“健康跑”“足球”“书法”“廉洁文化”等活动内容,在学校体育、美术、道德课里都包括了,内容是与教学活动重复的。

“有些进校园活动比较形式主义,有时不得不要求老师占用备课时间准备材料、学生利用文化课时间排练。”上述县初中校长说。

浙江率先规范

浙江省湖州市教育局今年启动了清理行动,清理出市级层面103个涉校非教学事项,最后保留38项,取消65项。

“所谓涉校非教学事项,开展主体是非教育主管部门,我们列出了清单,发现很多活动太过‘偏门’,比如中医药‘进校园’、邮票‘进校园’等。”上述浙江省湖州市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透露,他调研发现,城镇小学一年中活动平均达23.1项,进校园活动有11个主题大类近130个门类,主办单位除教育部门外,还有其他政府职能部门及各类专项办等20个,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30多个。

“在这些活动中,有近一半的活动要求学生全体参与,一半以上的活动时间超过3天。很多活动看似简单,但实际操作过程复杂,这些都给教师和学生额外增加了较重的负担。”韩平说。

据报道,2019年初,浙江省教育厅对全省308所学校进行了调查,发现在过去一年中这些学校共接受了5568项“进校园活动”,平均每所学校每年18.1项。其中最多的一所学校达到了125项,平均每周开展3.1项。

今年6月印发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已作出规定,各地要完善统筹协调机制,严格控制面向义务教育学校的各类审批、检查验收、创建评比等活动,未经当地教育部门同意,任何单位不得到学校开展有关活动。

浙江省在全国率先出台文件,要求进校园活动需经教育主管部门认定后形成清单,学校每学期在清单中选择不超过5项。

学校能否将杂乱的“进校园”活动拒之门外,实际是中小学是否拥有办学自主权。

“以往提到办学自主权,主要是指高校,中小学校尽管也已提出多年,但尚未被系统性对待。”上述青岛市的一所县初中校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今年年初举行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说,对中小学办学自主权也要重视起来,今年要专门制定落实中小学自主权激发办学活力的文件。教育部近日再次确认,这份文件正在研究制定。

规范“进校园”活动是一项牵涉面较广的工作。据中国教育报报道,在对教师减负进行广泛调研后,教育部分别从统筹规范督查检查评比考核工作、社会性事务进校园、精简相关报表填写工作、抽调借用中小学教师事宜等四大方面开展减负工作。

“我希望上级部门最大限度减少对学校的检查,不要让校长、老师成为‘表叔’‘表婶’,最好是在学校邀请的前提下到学校指导工作。”上述青岛市的初中校长说。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文章来源:章子怡聚餐衣遮小腹

标签:蕾哈娜承认恋情,5G微公交亮相乌镇,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蔡依林版朱碧石,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